雪深一般在2-5厘米

2020-06-10 01:50

18时30分,望着高架上排队挪移的车流,司机果断选择走小巷。19时20分,记者终于抵达杭州汽车南站,原本半个小时的车程,开了一个小时二十分钟。此时,杭州上空已经飘起大雪。

经过2008年的那场雪灾后,浙江各地相关部门相继购买了大量除雪设备。以杭州为例,杭州市公路局共配备13辆除雪撒盐车,33台改装后带推雪板的铲车,还有1台抛雪车。物资方面,准备了47200只草包、1036吨工业盐、20630立方米防滑料、以及装载机、挖掘机、吊车、推雪板等应急装备,并建立了应急物资购买联系机制。

虽然是最晚的班次,但记者所在的客车上仍有20多位乘客。听说记者也是回家过年,同车的刘军告诉记者,他是一位留法华侨,这次是趁着春节先到杭州旅游,现在回温州老家过年。“如果知道下雪,我就直接待在温州了,就怕等下高速封道,希望不要被我言中。”

一语成鉴,20时40分左右,客车在绍兴市嵊州境内“受阻”。记者透过车窗发现,高速路上已经排起了长队,车流处于静止状态。车上的乘客开始议论纷纷。“应该是前方有事故,正在紧急处理。”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恢复,去年也是一样的情况,到了凌晨三点才到温州。”

21时30分,车流开始缓慢前移,一直到23时10分左右才恢复通畅,此时,原本1个小时左右的车程,已经花去了3个半小时。

“希望在天亮前可以回家。”刘军说完脱下外套,披在身上,在座位上闭目养神。车厢内一片安静,很快就响起了此前彼伏的鼾声。记者看了下时间,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,客车仍然没有前行的迹象。客车的后面,依然是长长的车队。

中新网温州2月8日电 (记者 汪恩民)2月8日10时,记者推开自己的家门,回忆起一路归途的艰辛,不禁喘了一口气。杭州到温州,原本四个小时的短途,却一路“过关斩将”,历经各种险阻,整整走了14个小时左右。

此后时断时续,8日凌晨2点,客车在金华市磐安境内再度“止步”。记者透过车窗发现,道路上已经有一层薄冰,而道路上明显有除雪的痕迹。此时,浙江已经紧急发布道路结冰黄色预警。

2月7日18时,杭州的天空一片灰蒙蒙,“雪子”和着雨水,噼里啪啦落了一地。记者带着行李乘着先前预约好的出租车,踏上了回温州过年的春运之路。临近年关,沿途虽然有很多焦急打车的人,但是出租车司机大部分已经回家过年,路上车少人多。

凌晨五点,客车再度前行。记者了解到,截至8日早上5时,浙江省大部地区均出现降雪,其中浙中北部分地区积雪明显,雪深一般在2-5厘米,部分5-8厘米。浙江省道路结冰黄色预警信号升级为道路结冰橙色预警信号。

这并不是个案。记者2月7日从杭州高速交警支队了解到,由于雨雪天气,造成当天杭金衢流量达到95000辆。大流量交通的出现,事故量也有明显增加,杭州高速交警支队辖区日均事故量达到31起,当日8:00—17:00各路段共发生交通事故57起,是平时的3倍左右。

19时40分,作为杭州赴温州最后一班的班车,客车准时启动。在检票处,几个窗口都排起了长队。据悉,7日,杭州四大汽车站客流高峰来临,全天共安全发送旅客约11万余人次。其中西站和南站均突破3万人次。除了省际班线客流量增长较快外,省内短途班线也全线启动,其中丽水、金华、温州地区等旅客增幅较大。

“现在开始下雪了,很多没有回家过年的司机,也不愿意这个时候出来做生意。要不是你提前预约好了,我都不出来了。”司机李师傅一边说一边拿起抹布,擦了下车窗上的雾气。由于车厢内开着暖气,与车厢外温差很大,车窗上已经结上了一层雾气。

8日9时40分,客车驶入温州新城站,此时,距离发车时间已经整整过去14个小时。刘军与记者挥手作别。“希望明年的春运,不会有这么多遗憾。”(完)